那片海 那首歌

冯晓晴
2020-04-08

那片海 那首歌


  那片海,雄浑澎湃,辽阔苍茫。

  那首歌,深情委婉,意蕴丰满。它道出了当年港口人的心声,也为今日大丰港人所传唱。

  当年,茫茫海滩,港汊纵横,大米草泛滥成灾。别说负重建港,就是单人行走,也是寸步难移。但大丰港人还是勇敢地向滩涂进发了。他们凭借毅力和信心,用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硬是将几十万吨的石块、沙子,用自制的轨道推车,用牛拖人推这最原始的方法,越过污泥沼泽地,将漫长的充填工程长龙般挺向大海,为后人开辟了一条陆地连接大海的通道。

  我便是沿着这条道走进大海的,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对故乡的大海。童年时我们总在作文中写道:我的家乡坐落在美丽的黄海之滨,可黄海究竟是什么样?我们却浑然不知。说真的,很长一段时间,黄海成了我生命中挥之不去的念想。终于,那年春天,老师说:带你们去看海吧。同学们兴高采烈,向东一路颠簸,终在一条长满槐树的堤坝前停下了,那儿无路可走,茫茫滩涂阻隔了海与我们,看着远方白茫茫的雾带,黄海又一次成了我心中可望而不可即的遗憾。

  多年后,一纸调令让我走进了那片海,走进了那个火热的建港行列。站在大海之上,听那栈桥打桩机的轰鸣,我仿佛在听九华山清晨旌荡山谷的钟声,在听港口人“建不成深水海港誓不罢休”的誓言和决心。这誓言和决心就是信仰。八年论证、八年建设,淤积性海岸建港,必须突破常规构想又要科学建造,必须经历艰苦卓绝无我境界,最终不屈的大丰港口人做到了。

  那座办公楼现已隐没在众多的楼群中,而当初它像欧式城堡一样立在旷野上,孤零零地,周边满是荒草和散落的渔棚。一年四季,我们在苇荡中穿梭,越过堤坝,蹚过河流。勘察、测量、开工建设……现在,这里已变成了美丽的港城。  

  六年。每日从城区到港口早出晚归六十公里路程,嗅一路花香闻一路鸟鸣,再至集装箱码头领略欣欣向荣日新月异,总有一种想书想歌的冲动。是那满堤的槐花,让我真正走进港口人的精神世界。

  曾经的盐碱不毛之地,槐树立于旷野,用生命吸碱纳盐改良贫瘠的土壤,这敢为人先、不怕苦累、乐于奉献,不正是当年建港人的精神写照吗?于是,我们便有了那份感慨,之后,便有了那首歌:风儿吹拂海浪,鸟儿蓝天飞翔,鹿鸣呦呦,百里槐花飘香。长堤绵延千年的思念,栈桥承负百年的梦想。

  多少年的期待,多少代的向往,大丰港,美丽的港,可爱的家乡,当朝阳升起,汽笛鸣响,满载希望的巨轮扬帆启航……